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19th Jan 2006, 10:10 AM | 茶詩藝文 | (1551 Reads)
陸游寫這首《臨安春雨初霽》,是在淳熙十三年(1186)春。這時,他在家閒居了六年後,起復為嚴州的地方長官。上任前,在南宋的京城臨安(今浙江杭州)寫了這首詩。


首聯即表明詩人對官場生活的淡漠態度。出句「世味年來薄似紗」,看似寫人情世故,實是寫時政動盪,官場黑暗,朝廷不思進取。因為正是後者才導致了前者;對句「誰令騎馬客京華」,一個「客」字,顯出詩人不願為官的心態。

中間兩聯寫詩人客居京華的生活。頷聯「小樓一夜聽春雨」,看似寫詩人客居生活的安逸閒適,實是表達詩人因來京做官而徹夜難眠的不安心情。「深巷明朝賣杏 花」是頗有深意的一句。詩人一夜未眠,早晨聽到叫賣杏花的聲音。誰會買這些杏花呢?這才是詩人要表述的問題,那些達官顯貴是深巷買花人。這一句詩勾畫出了 一幅富貴閒適浪漫的畫圖,卻與當時的社會時局那麼格格不入!詩人借此句詩表達了他對官場腐朽黑暗生活的不滿和嘲諷。頸聯寫詩人閒散的客居生活。「作草」與 「分茶」是詩人消磨時光的方式。顯然,這兩句詩是暗示詩人不被重用,朝政依然被投降派主持的情況,從側面揭露了統治當局的黑暗墮落。

尾聯首句化用陸機《為顧彥章贈婦》中詩句:「京洛多風塵,素衣化為緇」。表明自己不會受京城不良風氣熏染的意思。末句「猶及清明可到家」,可見詩人急欲歸家的心情—這繁華富貴卻又墮落黑暗的京城不是久居之地。

全詩循著無意來京為官—在京見聞感受—急欲抽身回家這一思路表達詩人對官場生活的嘲諷和淡然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