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17th Jan 2006, 9:13 PM | 說茶論道 | (377 Reads)
日本最有名的茶道,其中也蘊藉著類似的禪意。比如室町末期「空寂茶」的始祖村田珠光,在點茶法上頗有獨到之處。


【本網訊】日本文化既有武士道瘋狂和獰厲的一面,也有參禪者沉靜和玄美的一面。我讀過不少日本散文作品,其中印象最深的是東山魁夷的《聽泉》:「……心靈的泉水教導我:只有捨棄自我,才能看見真實。捨棄自我是困難的,甚至是不可能的,然而,絮絮低語的泉水明明白白地對我說:美,正在於此。」每當讀至此,我眼前會浮現一位孤獨的長者,他對心靈淨化的不懈追求深深震顫著我的靈魂。

其實,在日本文化中,「禪」與「空寂」是永恒的主題,看看德富蘆花的《晚秋初冬》吧:寒風乍起的深秋時節,院子里枯枝搖曳、銀杏飛舞,呈現一派蕭瑟景象;夜幕降臨後,作者終於耐不住形單影只的寂寞,從宅內走到庭院中;此時院外月色暗淡、寒星滿天,除了沙沙作響的落葉,連夜氣也凝固不動了,面對此景此境,作者竟隱隱然「聽到了大自然至高無上的聲音」。綜觀全文,除末句外,通篇似乎都在白描深秋庭院的景致,然而,透過這些表象,我們分明可以感受作者心底湧動著的空寂之情,那份澄澈枯淡的孤絕之美,與虛無縹緲的「禪意」是相通的,它們無法用言語表達,只能用心與心的碰撞去揣摩和體會。

日本最有名的茶道,其中也蘊藉著類似的禪意。比如室町末期「空寂茶」的始祖村田珠光,在點茶法上頗有獨到之處。他的老師一休宗純不相信珠光能有此般能耐,想親身前去探個究竟。一天,他看見珠光正在茶室內獨自吃茶,便突如其來地把鐵如意扔過去,打落了珠光手中的茶碗,孰料珠光處變不驚,仍泰然自若地端坐著,仿佛什麼事也沒發生。一休見此不得不感慨道:禪也在茶中啊!

珠光倡導的「空寂茶」源遠流長,其弟子從武野紹鷗、南方宗啟直到千利休,他們認為:禪就像杯子,空時可容納任何液體,滿時連一滴水也容不下;這與大部分人心中因有成見,聽不進別人的真話一樣,唯有讓內心始終保持空的狀態,才能真正做到無物不容無物不納,而人生之美也許就在於此。〔文:王奇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