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15th Jan 2006, 10:31 PM | 說茶論道 | (554 Reads)
這茶,穿越萬水千山,沾著晨露,染著朝曦,帶著天上的星光、大地的呼喚,來到眼前,在小小的盞中,快樂地舒展。這水,前天為冰,昨天為雲,明天為雨,且不說杯中水來自何處,在此時此地,它與茶葉融會的同時,也把天地萬物的光風霽月,收在眼前一杯中。

【本網訊】天不知不覺地黑了。從各個房間閃射出的燈光,無論高低明暗,都一下子熠熠閃爍。參加生活禪夏令營的營員們齊聚殿前,暗紅色的矮幾上,已經擺好了茶盞。義工們走來走去,有的提壺,有的沏茶,有的洗盞,有的繼續擺放茶盞。 風從柏樹梢上掠過,昨天一場清涼的好雨,洗去了溽暑帶給人的黏乎乎的感覺。一下子,連殿角風鈴的響聲也輕快起來。夜幕中,燈光里,古老挺拔的趙州塔,像一位沉靜的老人,他俯首諦觀在寺院里往來的營員們,這些來自全國各地的年輕學子。

陸續到來的營員依次坐下。兩條腿交叉盤起,靜對面前的茶盞。

由於人多,同吃趙州茶,杯子卻不同,分到我眼前的是一個敦實的淺淺的瓷杯。茶盞很淺,壁顯得有些厚,白色,瓷做的,圓圓的口,約兩指左右高。把玩在手,忽然發現,淺淺的茶盞,圓圓的口,大大的肚子,竟然有些像笑口常開、大肚能容的彌勒佛。

淨慧老和尚與柏林寺眾多法師一起入座,普茶開始。老和尚一團和氣,滿臉微笑。他首先跟大家說起了「趙州茶」。

了解禪宗的人,都知道「趙州茶」。這是一個非常有名的佛教禪宗典故。當年,一些僧人,為了真理的求知,不遠萬里來到趙州,參訪趙州和尚,請教佛法大意,禪宗嫡旨。趙州問:「你來過嗎?」一人答道「來過」。趙州說:「吃茶去。」有人答道「沒來過」。趙州也說:「吃茶去。」這時,生活在趙州和尚身邊的一位僧人感到奇怪,便問趙州:「怎麼來過的與沒有來過的你都讓他吃茶去呢?」趙州對他說:「你也吃茶去。」

淨慧老和尚說,現在擺在大家面前的,就是「趙州茶」。這茶到底是什麼滋味,還要大家各自體會。

營員們紛紛舉杯,細細品味這禪意盎然的「趙州茶」。

月亮悄悄地爬到人的頭頂上。面前的小茶盞里,多出來一個小小的圓圓的月亮。

淨慧老和尚說:「吃茶去」的公案,含義有人這樣理解、有人那樣理解。我的理解:佛法說不出,說再多也代替不了修行和親身的體驗。說得出來的不是禪,禪只有通過修行去體悟。就如喝茶一樣,只有自己去吃,才可品嘗茶味。所以趙州和尚對初來的、來過的、住下的都讓他們親自去體驗。

這是一杯名副其實的「趙州茶」。

茶會結束,我睡不着,在寺院的廊廡間躊躇徘徊。天如水,一輪圓月當頭。

茶樹的葉數不盡,世間的水無法計。偏偏在此時此地,一時因緣際會。

這茶,穿越萬水千山,沾著晨露,染著朝曦,帶著天上的星光、大地的呼喚,來到眼前,在小小的盞中,快樂地舒展。這水,前天為冰,昨天為雲,明天為雨,且不說杯中水來自何處,在此時此地,它與茶葉融會的同時,也把天地萬物的光風霽月,收在眼前一杯中。

忽然覺得,自我的生活,仿佛在一把小小的茶壺里展開,外面才是廣大的世界。偶一抬頭,看天高月小,一壺天地小如瓜。

誰又在里面,誰又在外面呢?  〔文:馬明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