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7th Jan 2006, 6:54 PM | 茶具鑒賞 | (1222 Reads)
【本網訊】有機會來到閩南、粵東和台灣這幾個風俗相似的地區旅游,或者到當地親友家中作客,便會發現當地人泡沏工夫茶珍愛的多是古樸拙雅、小巧玲瓏的紫砂陶製的「孟臣」沖罐。

沖罐是台灣、粵東和閩南茶人對工夫茶壺的習稱。連戰的祖父連橫〔1878—1936年〕撰著的《茗談》中寫道:「台灣人品茶,與漳州、泉州、潮州相同,壺必孟臣」。常言道:「水為茶之母,壺為茶之父」,當地人對茶壺的排座次是:「一無名,二思亭,三逸公,四孟臣。」

一 個製作精細的工夫茶沖罐要求「三山齊」,即把壺翻過來置於玻璃上,壺嘴、罐口、罐柄上部要三點成一綫,在罐里倒入少量的水然後蓋上,上按緊罐蓋頂端的小孔 倒水,滴水不出才是好罐。這樣的罐才密封,泡茶才不致「走香」。老茶客得到一個好沖罐並不急於泡茶喝,首先要會養罐,通常的做法是一連三日泡三泡茶,第一 遍倒掉,留第二遍在罐里隔夜,這三天過程叫「飼罐」。如果出遠門不在家,也要事先在沖罐浸泡一壺茶,這也叫養罐。

「孟 臣」是明代宜興紫砂陶壺名匠,姓惠名孟臣(約1598—1684),明末清初江蘇宜興人。製壺以朱紫者多,白泥者少;小壺多,中壺少,大壺罕見。他以製作 的小壺造型頗多,尤其是他製作的壺胎壁薄,工藝細膩,體態輕巧,造型古樸,口蓋嚴密且渾然一體。這種茶壺很適合工夫茶的「杯小如胡桃,壺小如香椽,每斟無 一兩……」(清‧袁枚《隨園食單》),壺底鈴有「惠孟臣製」楷書題款。工夫茶茶盤上擺放的茶杯一般為三個,茶諺雲:「茶三酒四游玩二」,說的便是品茶以三 人為宜,解釋是「品」字為三口,三個小杯象徵「品」字。茶杯狀如半個乒乓球,像個微型飯碗,以古代江西景德鎮燒製的「若琛杯」為上品,故茶友們以「孟臣壺 配若琛杯」為珠聯璧合。

「孟臣」沖罐呈朱紅色和紫褐色,具有泡茶不走味,貯茶不變色,暑夏不易餿的實用價值。明末,「孟臣」沖罐就遠銷歐洲、拉丁美洲、中東及日、韓、泰、菲等國,並對歐洲早期的製壺業影響頗大。

茶 銹厚的孟臣沖罐,常是茶主人炫耀「茶齡」長的實物見證,因而連掏廢茶渣也要小心翼翼,生怕損傷了里面的茶銹。老茶客無不知這壺里的茶銹增積不易,一把孟臣 沖罐用上十幾年,罐里的茶銹也不過如布一樣厚,正是有了這一層茶綉,泡出來的茶湯才甘香爽口,回味無窮。沖罐的用茶大多用福建特產的半發酵烏龍茶,烏龍茶 保健作用頗大且醇厚濃香,積銹比其它茶易。一把受工夫茶客鐘愛的孟臣沖罐是不會用來沖其他茶的,據說用其他茶(如花茶、綠茶等)會影響茶銹的生成。如果沖 罐里的茶銹厚得起了「小疙瘩」一定會被迷戀此道的工夫茶客視為至寶。在老茶客心目中,一層茶銹猶如鍍在沖罐里的一層金子。上世紀六十年代,在我家就發生過 這麼一件趣事:

有一次,我父親到福建省公安廳開會,多日未歸。從新加坡歸國定居的祖 母 見父親平日用的孟臣沖罐內又黑又髒,她一邊叨念「原來吃茶人這麼不講衛生」,一邊把壺內的茶垢用刷清刀刮得一幹二淨。我父親歸家後,見狀頓時臉色蒼白,捶 着大腿說:「母親大人,您這一刮,比刮去我一層皮還要痛也!」 (文:林長華)

〔字數: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