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22nd Nov 2005, 8:26 PM | 茶詩藝文 | (319 Reads)

我覺得在茶事之中,心境十分重要。我曾經細細思索過,什麼樣的心境才最適宜於茶事。後來讀了一些文人的體會,於是,忍不住在溫暖的陽光里微笑了:原來,曾經有那麼多人早就想過,而且還用靈動鮮活的文字寫出了品茶的心境,真是精妙。愉悅地賞讀著這些與茶事有關的美麗文字,不禁思緒如歌,心靈如同浸潤於一泓清泉中的茶葉,輕輕舞動,對於渴望輕鬆和自由的我來說,這真是一種幸福的舒展和釋放。

    一位擅長休閑之道的文人曾經說過:「喝茶當於瓦屋紙窗下,清泉綠茶,用素雅的陶瓷茶具,同二三人共飲,得半日之閒,可抵十年的陳夢。」作家黃裳也在他的《過去的足跡》一文中說到,他在重慶一個名叫「鳳凰樓」的茶館里,一坐往往就是一兩個小時,因為在那個茶館里可以擁有美好的心境,那「裡邊還有一個套閣,小小的,卷起竹簾就可以遠望對江的風物,看那江真像是一條帶子。尤其是在煙雨迷離的時候,白霧橫江,遠山也都看不清楚了。」台灣女作家殷穎也是一個愛茶且懂得茶中三昧的人,她在她的《寂寞的人坐著看花》這篇散文中說:「當我據案寫讀的時候,我總喜歡擺一杯濃濃的苦茗在旁邊,淡飲淺嘗。有時我不讀也不寫,手中捏著茶杯,放眼窗外,去欣賞這本書以外的景物。」真的,這樣的心境,於茶事最為相宜,但也需要真正悠閑的人才可以擁有,因為,這是一種美麗靜謐的境界,浮躁者是無法體會到的。

    對於茶事和心境的彼此融洽,魯迅先生也有體會。魯迅先生說:「當我正寫著《吃教》的中途,拉來一喝,那好味道竟又不知不覺地滑過去,像喝著粗茶淡飯一樣了。」看來,沒有好的心境,再好的茶也是無法品出好味道的。對此,作家賈平凹曾經有過一次經歷,他說他某日去鄉村訪友,朋友特意泡了龍井茶招待他,但事先並未明說。喝了半天茶之後,朋友問,今天的茶味道如何。喝茶者說,一般,無味。朋友說,這是龍井茶。喝茶者說,也沒有喝出特別的味兒來。的確,喝茶需要有美好悠閑的心境來渲染氛圍,來烘托意境,否則,好茶就會被糟蹋了。作家汪曾祺曾經寫過二十世紀三十年代雲南昆明的茶館,當時,在那條名叫文林街的旁邊,有著非常洋氣的茶館,「牆上的鏡框里裝的是美國電影明星的照片,蓓蒂‧黛維絲、奧麗薇‧德‧哈弗蘭、克拉克‧蓋博、泰倫寶華……除了賣茶,還賣咖啡、可可。這家的特點是:進進出出的除了穿西服和麂皮夾克的比較有錢的男同學外,還有把頭發卷成一根一根香腸似的女同學。有時到了星期六,還開舞會。茶館的門關了,從裡面傳出《藍色多瑙河》和《風流寡婦》舞曲,裡面正在『蹦嚓嚓』。」如此時尚的氣氛,和古老的茶事交相輝映,竟然別有情趣,也算是一種風味獨特的茶中風景了。

    又記起《紅樓夢》中那位才情俊雅的美麗女子妙玉,她曾經如此談論過茶事,她說:「一杯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飲驢了。」話雖然有些刻薄,但說出了茶事的內涵。周作人說:「中國人到茶館去,左一碗右一碗地喝了半天,好像是剛從沙漠里回來的樣子。」這話說明了茶事是清雅的,要不得粗糙和馬虎。茶事之中需要有晶瑩的綠意,需要有散淡的情懷,需要有悠閑的心緒,說到底,茶事需要一個字,那個字就是——品。獨有這一個「品」字,才將茶事之氛圍和心境概括得豐盈動人,嬝嬝娜娜,也才使茶事歷經歲月的滄桑而依舊魅力無窮。〔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