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21st Nov 2005, 11:21 PM | 茶具鑒賞 | (960 Reads)
喝茶用壺,講究的用紫砂壺,而紫砂壺又以宜興的紫砂最好。

    先後去過兩次宜興,兩次各帶一把紫砂壺回來。遠方的客人來了,當地人常要送紫砂壺,說用這壺喝茶會想起朋友,想起宜興。這話不假。紫砂泥分五色,壺也是一紫一紅,擺在書架上,很是養眼。

    自己這些年也買過幾把紫砂壺,依然不是為喝茶,而是壺好看,好看就有緣,便掏錢買下,當然是百八十塊的那種,讓人見笑,貴的買不起。紫砂壺在今天已不僅是喝茶的器物,市場上好多人在製壺販壺,價錢也是一路走高,其實已成待價而沽的收藏,與壺的實用越來越遠了。好在這與己無關。紫砂壺觀賞性的凸現,要得益於人們審美的提高,現代都市人言回歸,充溢着原始泥土氣的紫砂,最能滿足這種心理。它們樸拙的造型和親近的面孔,傳遞和連接着田園與鄉土的餘韻,是光鮮華麗的陶瓷不能比的,因此也就與人更近了一層。

    對於紫砂的理解,我自知膚淺。可膚淺並不影響自得其樂。壺是否出自名門並不重要,品相的講究也可忽略不計,只要讓我愉悅,就夠了。自己買的那幾把壺便是如此。買壺當時,全憑感覺,眼前一亮,就不肯撒手,說一見鐘情也行。它們的造型和做工或許不如大家之作,很可能是學徒們練手的作品,但你從中能看出他們的稚嫩認真和傾力,帶着自然的流暢。

    古人說翻書自有心得。看紫砂壺刻款和鈐印一章,有兩幅圖片總覺眼熟,細加辨認,譬如「景州七十後止」和「裴石民」的印章,就和自家壺上的印記頗相仿。原來景州者,就是當代製壺大家顧景州,而裴石民其人,也是製壺耆宿。回家後仔細查看鈐有顧景州和裴石民的紫砂壺,笑自己孤陋的同時也暗自竊喜。手中的廉價壺是作偽、冒牌不假,可心里還是高興,高興自己能從林林總總的壺中揀出仿品,足見凡人如我者,還是有點眼力。你不能強求一個門外漢能洞悉紫砂壺的「神形氣態」,仿者能仿得其一二,買者能識其皮毛也就不錯了。

    也得承認,手中仿冒裴石民和顧景州的壺,並非就一無是處,它們確有那麼點形似和味道。雖是造假,內里缺少大師製壺的那種圓融貫通和神韻悠然,可假而不劣也十分難得。正如大師們自己說,仿作也要有起碼的技藝和勇氣。大師們很坦誠也不諱言,他們很多人學藝之初,就是從模仿前輩大師的作品起步的。而以贋品騙人,則另當別論。顧景州先生生前說,講後人之作不如前輩,這在道理上不通,就藝術水准和工藝水平而言,時代總在進步。顧先生是紫砂大師,只有大師才會說出這樣的話。〔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