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11th Nov 2005, 10:33 AM | 茶詩藝文 | (787 Reads)
在外生活多年後發現,母親的遺傳真是無孔不入,從過敏到飲食習慣,丟也丟不掉,譬如紅棗。母親不可一日沒有紅棗,永遠缺血似的。我也愛極紅棗,雞湯排骨湯要它,甜湯更少不了,沒煮湯時丟一把去核紅棗燜保溫壺當水喝。冬天廚房冒著桂圓紅棗加老薑的香氣,再冷也不怕,我可以幾天不出門成日浸泡在紅棗茶裡。

某個以化妝品起家的郵購商品,我特愛它的紅顏蜜棗,罐裝的玉液紅漿,少說喝掉兩打以上。大匙大匙舀著入口,真是甜死了,可也幸福死了。午覺醒來狠狠吃上幾口,連湯匙也舐得乾乾淨淨,很有小孩被糖果矇混,暫時忘記打針吃藥之苦的感覺。人生不就是如此,甚麼事非要記得那麼真切,追根究柢不可!

這半年來不喝了,突然覺得太甜,還是淡淡的紅棗茶好。

                                                                                                    鍾怡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