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6th Sep 2006, 11:27 AM | 茶具鑒賞 | (2063 Reads)

                                溫潤一壺間  
 
中國是世界上陶瓷的發源地,紫砂壺更是中華文明的獨特產物。據考證,這種製作工藝源出江蘇宜興,起於宋代而鼎盛於明清之際,集造型、金石、雕刻及書法、繪畫等十餘個技術門類。

史上首位有名可考的大師是明代的供春,供春之後,製壺藝人相繼輩出,董翰、趙梁、元暢、時朋被稱為紫砂壺製作“四大名家”。由於紫砂壺的製作工藝融匯了書法、雕刻、繪畫等藝術手法,具有很高的欣賞價值和收藏價值,頗受文人墨客的喜愛。至康乾盛世,紫砂壺的製作、鑒賞與收藏達到了頂峰。“人間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羡溪頭一丸土”便是對紫砂陶藝的絕妙寫照。 賞壺:氣韻決定內涵 紫砂壺做給懂壺的人。賞壺是一件悅事,也需要文化底蘊。一般而言,在製作形態上,紫砂壺分為仿真花器和傳統素器兩大類。仿真花器是以自然界的動、植物為本而入藝,這類紫砂壺製作精細巧妙,溫潤和諧,賞仿真花器要看花器是否逼真,與壺身是否渾然一體,是否在天然情趣中蘊有雅致;素器以簡單的幾何造型為器型,無多餘裝飾物,賞素器要看壺身、壺蓋是否豐滿,方器不內夾而圓形不瘦癟,看壺嘴和壺把組合的外切空間條是否流暢,最好是“壺把隨壺身走,壺嘴順把末出”。

在製作層次上,紫砂分為三個層面。最高層是文化層面,此層面作品形神兼備,生動有趣,別有情致;中間層面為藝術層面,此層面工藝精致,形製完備,批量复製;最底下的層面則是技巧層面,此層面技術一般,形式多樣,數量眾多。“賞壺”則需要作品和鑒賞者兩者互動。從這個角度鑒賞,紫砂的最高境界在於其氣韻,氣韻生動靈秀,作品才有內涵和生命力。

藏壺:千金難求一好壺 傳統紫砂壺的收藏盛於清朝康乾兩朝。作為藝術品,紫砂壺價值幾何?據了解,紫砂古壺價值連城、寸柄之壺則更珍貴,若更是名家之作,則其值難以估量,可以“直齊商彝周鼎而毫無愧色”(見張岱《夢憶》)。清人汪文柏贈詩紫砂壺名家陳鳴遠《陶器行》,曰“人問珠玉安足取,豈如陽羡溪頭一丸土”。周澍《台陽百詠注》稱:“供春小壺一具,用之數年,則值金一笏。”可見名家作品價之高。待到明之後,凡是明代名家所製的紫砂壺,不僅“價埒金玉”,而且“已為四方好事者收藏殆盡”(吳梅鼎《陽羡名壺錄》)。

史上名家時大彬、陳鳴遠、邵大亨及陳壽珍、顧景舟等早期經典紫砂壺作品市價高達幾十萬元。顧景舟的一款《石瓢》壺曾被拍出了90餘萬元高價,《清乾隆‧剔紅饕餮夔龍紋》紫砂壺古典品種在2002年於香港佳士德曾拍出了147.7萬港幣的歷史最高價格。不過,在國內市場很多時候甚至是有錢也一壺難求。

倘若私藏,最好是選擇現代製壺名家大師親手製作的經典作品、個性化藝術風格鮮明及器型規整、工藝精良的作品。厚德壺藝店主黃先生表示,少壯派工藝師的作品具有較好的收藏價值,其作品時代感強、造型美觀大方,而且隨工藝師名氣的增大,其作品的價值會越來越高。“不過最重要的還是要看壺本身的工藝如何。”在紫砂壺界浸淫了十餘年的他最為中意的還是全手工作品,畢竟,全手工作品獨一無二,舉世無雙。

養壺:人與壺靈性溝通 養壺之一是神養。養壺人在用手或毛巾之類的柔軟織物摩挲壺的過程就是和砂壺的溝通過程。朝摩夕挲,日久之後壺便能閃爍五彩紛呈的光華,溫潤異常。收藏者也在與壺的接觸、親撫、對語的過程中,對壺產生感情,壺也受到養壺人的性情的熏陶,在與養壺人的交流中產生靈性。

養壺之二是茶養。養壺用茶第一當選台灣高山凍頂的烏龍茶;其次是福建安溪的烏龍茶以及鐵觀音;再其次是紅茶。因為烏龍茶、鐵觀音是半發酵茶,兼有紅茶性溫的特點。一般不用花茶養壺,會奪了茶葉的香。在玩壺時最好是用山泉水,不會幹擾茶葉的香氣,切忌用自來水,自來水里漂白粉氣味會直接破壞茶香的醇正。

古玩地圖:

東莞最大的紫砂壺店

潮汕人嗜茶如命,幾乎每家都有宜興紫砂壺。在東莞萬江茶葉批發市場,記者發現了一家很有特色的壺藝店———厚德壺藝。有趣的是,店面被店主巧妙地隔成三進,第一進放置普通紫砂壺;第二進擺放中檔紫砂壺;第三進則陳列數十件店主精心收集的精品。店內掛滿了名家題寫的字畫,布置得古香古色。在這里,有工藝美術大師吳順華、張建倫、周冠華等的作品,算得上是東莞收藏紫砂壺名家作品最多的店了。據店主黃老板介紹,該店的鎮店之寶是吳順華大師的兩件作品———《中國印》、《世紀鼎盛》,每件價值近4萬元人民幣。

一邊品茗,一邊細細把玩雅致的紫砂壺,別是一番享受。看那些亦靜、亦動、亦雅、亦趣的紫砂壺,思緒不由地游離到紫砂壺至為清新流利的明代和纖細精巧的清代,真是百年流轉一眼間。那質地古樸純厚的紫砂壺,不媚不俗,“溫潤如君子,豪邁如丈夫,風流如詞客,麗嫻如佳人,葆光如隱士,瀟灑如少年,短小如侏儒,樸訥如仁人,飄逸如仙子,廉潔如高士,脫俗如衲子。”壺里有詩情畫意,壺里有閑情雅致;壺里有雄心壯志,壺里有兒女情長。一把把好壺將浪漫與現實、理想與追求、天真與絢爛、飄逸與力度天衣無縫地融合在一起,其形之美、神之逸、氣之雅、姿之優讓人暗自驚嘆,卻竟不敢唏噓。〔來源:2006年8月29日 南方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