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hkmingtea | 3rd Feb 2006, 1:29 PM | 茶詩藝文 | (473 Reads)
眉眼鬆弛,皺紋驟生,身材變形……偶爾翻開十幾二十年前的舊相冊,再攬鏡自照,才痛感什麼叫「似水流年」。唉,別了!我的 齒白脣紅,皮膚吹彈得破;別了!曾經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哦,中年,你已經在敲門了。請讓我先灑掃庭院,泡一壺好茶吧。遠山含黛,午後的風涼得正 好,咱們坐下慢慢喝,不用急忙忙慌張張像毛頭小夥子似的。



盡管現在我仍勉強有資格參加諸如「青年座談會」、「青年聯歡會」之類的活動,盡管同事還是習慣稱呼我「小思」,事實上,「中年」這家夥早已悄悄地「鬼子進村」啦!

眉眼鬆弛,皺紋驟生,身材變形……偶爾翻開十幾二十年前的舊相冊,再攬鏡自照,才痛感什麼叫「似水流年」。唉,別了!我的齒白脣紅,皮膚吹彈得破;別了!曾經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精力也開始明顯不濟。上班高峰時夾在人潮中趕地鐵,身邊的紅男綠女幾乎是清一色侄子外甥輩貨色,個個意氣風發,步履輕盈,流水般從我身旁滔滔湧過,我惟有朝著他們的後腦勺「望洋興嘆」。下班回到家,第一時間就放下手袋鑽進廚房,柴米油鹽醬醋茶,忙那總也做不完的家務活。到終於可以坐下享受點私人Happy Hour時,早已花殘柳敗魂飛魄散了。

雙十年華時怎會如此不堪呢。大學期間有一年中秋,我打了一下午羽毛球,晚飯後,幾個同學又相約騎車從康樂園直奔白雲山,自山腳攀爬上摩天嶺,痛痛快快玩了個通宵後,又迎著清晨的微風拼命騎車趕回學校,還來得及上第一節課。呵,那樣的青春,那樣的活力!不提也罷。

最顯著的還是心態變化,變得既現實又懷舊,還有點溫吞,有點囉嗦,就像我媽似的。我親愛的媽媽不久前就曾這麼說,你現在懂事多了。弄得我不知是該高興還是該苦笑。

罷了罷了,該走的總歸要走,該來的總歸要來,到什麼山上唱什麼歌,是什麼季節開什麼花,順其自然吧。年輕固然美好,中年也還不至於面目猙獰,那麼讓人不待見吧?

至少,人到中年生活安定,內心平和,過著平凡的生活,享受世俗的幸福,這其實頗有益於社會和諧及個人健康的。中年人按時上班,下班後回家,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有竹籬茅捨避雨,有粗茶淡飯果腹。節假日一家老小去喝茶去探親,看電影逛公園,雖然少了激情、浪漫,卻也其樂融融。

人到中年會更加豁達從容。歲月風霜,諸多歷練,那份氣質內涵是青澀小年輕很難比擬的。中年人有分量有底氣,在社會上挺得起腰,在公司裡站得住腳,不再有誰可以把你呼來喝去當店小二了。他們懂得什麼值得珍惜,什麼不必當真,什麼可以付之一笑。那種對自己、對他人、對周圍環境有很好把握的篤定自信,甚至從他們的服飾上都可以看得出來。他們大多穿剪裁簡單但熨貼舒服的衣服,沒有多餘的飾物,沒有賣弄花巧的搭配,因為已不需要這些來表現自己。

而人在年輕的時候,表面喧鬧風光,其實內心寂寞惶惑得很,根本把握不住生活的目標與方向。花季少年往往因血氣方剛而失之衝動,多少「一失足成千古恨」,多少勞燕分飛、恩怨情仇都是年輕鑄成的大錯。年輕人過於自我,好表現,愛面子,所以不容易處理好人際關系,自己成天緊張兮兮的,別人看著也纍得慌。我做小姑娘時也好不到那里去,連去唱卡拉OK,都要刻意穿鮮紅的、最流行的柔姿衫,配上艷黃的超短裙,再扣上寬寬的黑皮帶,套雙長統黑絲襪,整個一熱帶魚似的,惟恐不能引人注目。嘿,虧得當時年輕!

哦,說著說著,中年,你已經在敲門了。請讓我先灑掃庭院,泡一壺好茶吧。遠山含黛,午後的風涼得正好,咱們坐下慢慢喝,不用急忙忙慌張張像毛頭小夥子似的。〔文:思諭〕